一揽霜华

老年表情包博主,随缘更新

黄粱一梦 『脑洞』

1:故事发生在不夜天,姐夫也还活着
2:江澄及时发现危险,推开姐姐,中伤身亡
3:蓝家双壁已弯在双杰手上
4:江澄以灵魂角度看百态『暂时只有蓝大能听见他的声音,却看不见人,蓝大以后就是投胎带娃的经历』

Ooc严重,私心也挺重 |・ω・`)

不夜天混乱一片,厮杀的声音在耳边炸起,江澄只看到姐姐身后出现的凶尸,冲了过去,一把推开,胸口和腹部却正中一击,倒在呆愣的师姐怀里,血流不止。
( •̥́ ˍ •̀ू )

艳红的血色映在魏婴眼里,看着倒在师姐怀里的师弟,意识逐渐清醒,想着虞夫人临死前的嘱托,当即喷出一口老血,昏了_(´_`」 ∠)_

『蓝二公子不在怂了,用嘴炮保全了魏婴和江家!(๑˙―˙๑)』

魏婴被带回莲花坞,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夜了,魏无羡浑浑噩噩的走到祠堂,想请罪,抬头的时候发现,江澄的灵位已经被安放在祠堂了,师姐一身白衣,在烧纸,眼圈已经哭的通红

师姐看着自家弟弟,爹,娘的牌位,一脸木然的告诉魏婴,自家弟弟临死前希望你回来继承江家宗主之位。自己打算就守在祠堂里面,为家人度往生。

魏婴看着手上的宗主服与钤铛,师弟和江宗主夫妇的死,终于让他崩溃了。

在祠堂整整跪了一夜,在第二天清晨,被服侍的侍女搀扶起来,换上衣服和宗主发冠,开始继位大典,中间有很多人反对,都被蓝家二公子一把剑给戳回去了。磕磕绊绊的也算成功。

魏婴向来懒散惯了,哪知道当宗主要处理这么多事情,天天熬夜,头发都白了好几根处理好剩下来的宗族事务后『知道领导人的痛苦了吧~』

接着就是江澄的葬礼,蓝家双璧前来吊唁,涣大大,在不夜天的时候隔的太远,并不知道详情,看到江澄尸体的那一刻,懵了,他以为像江澄这样的人,绝不是死在现在的人,然后就哭了,忽然听见耳边传来了江澄的声音“啧,蓝家大傻子果然跟魏婴一样,没出息。”

涣大大,拖着一脸鼻涕眼泪,四处张望,却看不到熟悉的一抹基佬紫:“晚吟……”

江澄以为他听见自己的声音,自然也能看见自己当即缩的棺材后面就不敢说话了,刚才自己可是骂了他大傻子的……

然后看着蓝大半天也没反应,就飘到他面前晃了晃手,才发现,只是能听见自己的声音,却看不见自己『像个小姑娘一样,别扭的回了一句』:……我在,没事

我的脑洞有上下,看了一下,好像是个长篇啊!如果有大佬写的话,我就把下册的脑洞发出来,如果没有的话,当个段子看看也可以(*/ω\*)

评论(10)

热度(67)